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你可以 注册 一个帐号,并以此 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并随时发泄你的“恨”,分享学习的喜怒哀乐。
搜索

最近围观此主题的群众

升级  28.75%

  • TA还没有礼物哦!
  • 送他/她礼物
    发表于 2017-6-27 20:06:30 |显示全部楼层
    深圳代开票|深圳代开票|深圳代开票【电话150-9992-6561王经理QQ31000-46247】迎您咨询█████████████████████████、广告业、服务业、建筑业、普增、机械、会议费、酒店诚信合作、100%保真,验证后付款,欢迎来电洽谈 abc16828282是8月2日,家住河南省方城县的李志国,在被上门讨债的债主连续七天追债后,选择了从楼上跳下。 知情人说,李志国作为联合借款人和担保人,欠下了数百万元债务。这次上门讨债的债主,李志国一共欠他们70万元。 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这起借款人跳楼事件折射的是一个中原小城全民借贷的图景,据统计,近三年时间里,该县仅对簿公堂的民间借贷纠纷就有近千起,未提起诉讼的民间借贷数则难以估量。 当地一位官员坦言,目前民间借贷的监管十分尴尬,民间借贷的问题主要在于国家层面的政策引导。 担保人 说起李志国,熟悉情况的人们都提到了另一个人的名字--陈从欣。 记者调查得知,陈从欣是河南泌阳人,2012年在方城县创办了旺欣电子厂。 按电子厂前员工们的说法,李志国原是陈从欣的司机,因为陈从欣不是当地人,由李志国作为担保人或是共同借款人身份,帮助借了不少款项。后来,已经无法还账的陈从欣将李志国提升为了工厂管理者。 旺欣电子厂坐落在方城县原乳品厂已经废弃的旧址内。8月10日,电子厂铁门紧闭,招牌已经看不见。看门的大爷躲在门房里乘凉。厂房分三层,大多数房间都被锁上,里面落满厚厚的灰尘。 这家最多时曾有一百多人的小厂,如今为了偿还债务,已经抵押他人,但新厂至今没有开工。 李广昌是陈从欣的老乡,同时也是陈的供货商,眼见陈从欣办厂做老板,又眼见他欠款跑路。 据李广昌讲述,陈从欣最早是在广东珠三角一带的电子厂打工,在积累了人脉和经验后,回到泌阳。那时正值沿海加工业向中部转移时期,陈从欣做了代加工。其后,适逢方城县招商,陈从欣于是来到方城办厂。 李广昌给陈从欣供货,他加工零件给陈从欣,陈从欣收到零件后再组装,然后发货给广东的工厂。 “电子加工是很赚钱的生意。”按照李广昌的估计,以当时陈从欣的工厂规模与出货量算,如果顺利,每年能带来的净利润约有50万元。 开始几年,双方合作顺利。但是从2014年下半年起,李广昌发现,陈从欣开始拖欠供货款。刚开始每月能付九成,后来付八成,慢慢递减,最后一分钱都拿不到。 李广昌找陈从欣要钱,陈从欣告诉他,资金没有回笼,暂时先拖欠,拖欠的供货款一步步累积到23万。 2015年5月,再也等不了的李广昌从泌阳来到方城,到电子厂里要钱。 电子厂内的情景让李广昌心头一凉,工人被拖欠工资,做工消极,工厂几乎不再有收入。 他发现,陈从欣所欠下的债务,除了各家供货商的加工费,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民间借贷,而后者的数目又远远大于前者,“我在厂里住了两个月,几乎天天有人来要账。” 李广昌说,他这才知道,陈从欣从民间借下了巨额的贷款,这些贷款利率数倍于银行,最低年利率都在24%。 一位旺欣电子厂的前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陈从欣也欠着银行的钱,2015年11月,多家银行工作人员曾来到厂里索要利息,也都没有得到。 在要账的同时,李广昌认识了李志国。 老板跑路了 50岁的李志国是方城本地人,据其家属讲述,他原在县城乳品厂上班,乳品厂倒闭后下岗,打过工,经营过饭店。 在认识陈从欣之前,李志国已经扮演过类似的中介角色,帮助企业向社会吸收资金。 褚永成就是在那个时候借钱给李志国的。 褚永成的女儿褚春娟回忆,当时李志国对其父母表示,如果有闲钱,可以通过他借给所在公司,每月利息2%。 褚永成夫妇被说得心动,他们的钱放在银行,活期年利息不到0.5%,于是开始将钱交给李志国。 褚春娟回忆,投放的资金是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开始的时候数目很小,但是因为每个月都按时封息,就对他逐渐信任。” 褚春娟多年前因一场事故造成高位截瘫,36万是当时赔偿所得,她全部借出,她的母亲刘士玲也借给了李志国24万元,几乎是家里全部的存款。 刘士平是褚春娟的小姨,看到褚春娟母女每月收息,也开始心动,“我打工一辈子,有10万存款,没有自己的住房,孩子要结婚,想着能赚点首付。”她将10万元悉数交给了李志国。 李志国每月及时返还利息,双方的信任进一步加深。2015年1月,李志国告诉几位债权人,现在的企业效益不行了,自己想要出来创业做电子厂,希望能够得到他们帮助,将70万元借给自己,每月利息不变。 “我们已经信任他,就同意了。”褚春娟回忆。 李志国提到的电子厂正是旺欣电子厂。 根据借款合同上条款,陈从欣和李志国作为共同借款人,向刘士玲、刘士平和褚春娟共计借款70万元整,借款合同都约定利率为每月2%,无具体还款日期,“随用随取,提前三日”。 但褚春娟她们没有想到,5月签下借款合同,仅仅到7月,李志国承诺的利息再也没有给过。 这个时间,正好是李广昌来到旺欣电子厂要账的时间。他感觉,陈从欣的资金链断了。 旺欣电子厂一位前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在2015年有一两个月,电子厂发不出工资,员工家属来闹,陈从欣只好从民间贷款渠道集资。 李广昌和该员工均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李志国曾告诉他们,自己为陈从欣借了300万,而陈从欣的借款总额在1300万左右。 2016年春节前,陈从欣在方城消失。所有人都明白,他跑路了。 讨债 多位陈从欣的债主、员工与当地律师对新京报记者回忆,陈从欣也曾试图专心经营企业。陈从欣曾说过,在券桥乡工业园区内有一块60亩土地,规划用作新厂房的建设。但是后期资金困难,最终没有建成新厂房,土地也被抵押出去。 “他太激进,步子一下迈大了。”一位当地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陈从欣曾多次找他咨询过法律问题,买地后没有顺利转化为生产,资金链出现问题,只能找民间借贷迅速填补窟窿。 相关知情人说,作为陈从欣的借款担保人,李志国向陈从欣提供了大量资金,他也从陈从欣处获得了部分好处。 原旺欣电子厂一位员工表示,陈从欣为感谢李志国,为其以贷款的方式购置了一辆奥迪车,该员工作为经办人,曾用公司的钱帮助李志国还车贷,“农业银行卡,户主是李志国,每月差不多是6000元。” 因为陈从欣跑路,李志国作为担保人承担了还款责任。在今年3月15日的一次民事诉讼中,旺欣电子厂被判要对借款人清偿借款本金35万元,李志国对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因此所有车辆予以查封。 屡次找李志国还款而不得的褚春娟一家也在今年起诉陈从欣与李志国,但是其律师了解到李志国无还款能力,在6月29日又取消了诉讼。 一个月后,7月27日晚上,褚春娟夫妇、褚永成夫妇,以及他们找来的朋友,一起来到了李志国家中要债。 李志国的儿子李聪当晚在外吃饭,接到父亲电话后回来,他看见一群人围在家门口,喊着还钱的话。 李聪很多年都在外打工,对家中情况并不了解。直到这时,李聪才知道,父亲在外欠下了不少债务。 很快,接到报警的110民警也到达了现场。李聪回忆,110民警在了解到事情原委后,并没有主动处理,“警察叫讨债的人别闹事,要我们自己协商解决”,随后便离去
    " h5 b$ f+ ~7 D- p6 `
    发帖际遇:有点狠 帮助童鞋去食堂打饭,奖励 2 人品.幸运榜 / 衰神榜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站所有文章、资源均来自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所涉及观点均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手机版|Archiver|“恨”学网-恨亦是爱     

    GMT+8, 2019-8-25 06:05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